你的位置: 首页 >> 设计书刊 >> 中国室内>>农民和农村将是文化与文明的代言者

农民和农村将是文化与文明的代言者

《中国室内》2017-4封面-1.jpg

文 孙君

乡建与乡愁也是特殊时代的产物,是百年工业文明反哺力量的表现。村干部、乡贤与回乡青年是乡建主力,设计师与城市人、志愿者是乡建的助力者,他们是乡村建设与修复的力量。

乡建是指城市人做农村的事,干农民不会干的活,本质上是一种反哺,这也是乡建的本质。如同父母养育孩子,这是阶段性的哺育,孩子长大以后,反哺父母,是支持回馈,属于奉献的范围

设计师的乡建自然属于这个范畴,乡村建设中,设计师进入乡村,用专业知识与情怀反哺乡村,是新农村建设最需要的工作。有一种乡建是公益性质的活动,例如上海宋微建等设计师曾经参与的 2008 年“5·12”大地震灾后重建;2013年河南新县举行的“英雄梦·新县梦 ”公益活动,全国有 500多名设计师参与,为革命老区做义工,全域规划设计,历时三年。另外一种具有商业性质的乡建,由政府承担规划设计,为农民农村服务。这种乡建,主要是强调设计站在农民的角度思考问题,让规划设计落地,让农民满意,这应该是设计师担任的角色。乡村规划与城市建设规划有本质的区别,从城市进入乡村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,如果不能转变农民思维,乡村规划与设计就是一种伤害。很多规划设计不能落地,就是因为不了解乡村,不了解中国文化。而如果落了地,则对乡村文化破坏性会更大,属于帮忙又添乱。

现代化不是村落聚集方式的终结,而是开始。当中国进入 21 世纪,迎来中国梦,人们忽然有了乡愁,有了对传统文化的刻骨之念,对现代文明中的很多现象,渐渐排斥与怀疑。同样,传统村落并不意味着一个时代,而是重在传与统的关系。传是时代变迁的乡村,统是变化中不变的定律。当中国从传统农耕文化进入工业文明之时,需要融合与对接,在反省与痛苦中形成这个时代的传与统的结合。美丽乡村、城镇化、互联网 + 等,正是工业文化与传统农业之间的碰撞与融合。这个过程是规律性的,发达国家同样经历过,中国也是如此。

从有人类开始,建筑就一直在变化,在改良,在创新,这个改变是“形”的改变,而“神”从不会改变。“形”是房子的大小、构造、材料、保温,容纳的人口数量和安全性等。而“神”是信仰、民俗、风水、宗谱文化,是一种精神的传承与存在。这种文化与生产、生活直接相关,与气候、温度、年降水量密不可分,这些是不变的,从专业术语来说就是风格。设计师对于传统建筑的另一个责任就是如何保护与激活,这是设计师的重要责任,也是职业赋予的使命。保护是为了未来,激活是为了现代,二者之间的价值就是文明的传承。

乡村空心化是传统农业向工业文明转型过渡期出现的问题,是两种文明交替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,属于发展中的矛盾,只需要时间与空间来解决。今天农村空心化是表面的,明天城市空心化是肯定的。千百年以来,城乡之间都是对立与依偎的。从 1911 年辛亥革命开始,工业革命进入中国,近年来,中国开始了城市反哺农村,工人反哺农民,企业反哺农业。在不远的将来,空心化会转变,农村将更加欣欣向荣。

乡建与乡愁也是特殊时代的产物,是百年工业文明反哺力量的表现。大约 2036 年,我们会看到另一个精彩的乡村,这一步从 2005 年就开始了。这种反哺能力通过三个部分,即政府、企业与个体来全面回馈乡村。农民会成为竞争的职业,农民工开始大量返乡,城市人已经开始在乡愁的情怀中与新农人一起涌向乡村。无需太久,现代农业与新农人会展现和看到属于这个时代的农耕文明。村干部、乡贤与回乡青年是乡建主力,设计师与城市人、志愿者是乡建的助力者,他们是乡村的建设与修复的力量。

河北保定阜平大天井沟栈房

未标题-1.jpg


农民和农村在传统、文化、道德、生态中与文明同行,一定会成为未来文化与文明的代言者。
(本文作者为北京绿十字文化传播中心发起人、总顾问,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保护基金理事,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城乡统筹委员秘书长,清华大学“清农学堂”教研院院长)